年入16億的盲盒生意,潮玩一哥泡泡瑪特即將登陸港股
更新日期:2020-11-30 10:10:24

資訊來源:布萊恩說港美股

 

泡泡瑪特,用一個嘴角上翹大眼睛的Molly,撕開了中國Z世代精神世界隱秘的一角。

 

 

過去十年里,王寧帶著它創造的泡泡瑪特完成了八輪融資,從新三板摘牌,到如今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,并將從下周一啟動招股,目標集資為6億美元,超過原先市場預計的2~3億美元,公司估值約70億美元。

 

泡泡瑪特在中國掀起了盲盒文化的熱潮。凈利潤從156.9萬飛躍到4.5億,泡泡瑪特只用了三年。

 

事實上,筆者是在做港股之后才關注泡泡瑪特的,剛開始只是聽說這是一支很火的玩具股,大家都很看好,查了下才了解到它有幾款IP很受歡迎,比如Molly。再后來,在上海的商場里開了不少泡泡瑪特的直營店,我才開始逐漸關注他們家,作為一個大直男,表示欣賞不來他們家過于可愛的小玩偶,但存在即合理,你不喜歡,自有喜歡的人。

 

某種程度上說,盲盒如今成為一種可以劃分代際的新玩具。知道它的人無需解釋,不知道的人,會一頭霧水。年輕世代的新玩具不只是盲盒,他們中還有人喜歡收藏手辦,有人熱愛洛麗塔裝束。

 

在外人看來,這一切更像是年輕人沖動和幼稚的浪費,這些玩具不像奢侈品,雖昂貴卻能得到大多數人的理解,而這些潮玩,更多的時候被“無聊的大人”所鄙夷,但對于玩家而言,他們玩的不只是玩偶和衣服,更多的在于一種精神身份上的自我認同。

 

 

“一入盲盒深似海,一盒接著一盒買”

 

 

很多商場顯眼的地方能見到一個個顏色鮮艷的自動販賣機,里面裝著一個個盒子,通常裝的是設計師設計出來的玩偶。之所以叫盲盒,是因為盒子上沒有標注,只有打開才會知道自己買到了什么。這樣的抽獎式售賣帶來的驚喜吸引了眾多年輕人。

 

 

盲盒里的玩具,都是這樣巴掌大的玩偶。它們很多的時候就是充當一種擺設。很大一部分玩家享受的是拆開盒子的那一刻。泡泡瑪特的產品被分為不同的系列,一個系列里有12個盲盒,每個59元,12個系列組成一套,總共有144個。這其中,只有一個特別的隱藏款。這意味著,買到這個隱藏款的概率是1/144。想100%不落下隱藏款的玩家,甚至會“端箱”——一次性花費8496元,把一套144個全買下來。

 

玩出經驗的人甚至會分享,如何通過搖晃盒子,分辨里面的重量,感知大致的形狀,從而判斷是不是隱藏款。也有人專門就此在抖音或者B站開了號,成為拆盲盒的專門博主,甚至成為網紅。盲盒圈流傳著“一入盲盒深似海,一盒接著一盒買”的說法,一個月里花了上萬元的人不在少數。

 

 

刺激與著迷,讓我停不下來

 

 

大多數人是出于被玩具的形象打動,而這種盲盒的玩法像是細水長流的挑逗,無意間忍不住嘗試了一次又一次。而這59元買到的不只是一個塑料玩偶,更多的是生活中的一次小驚喜,是無聊生活中的一次慰藉。

 

 

泡泡瑪特發家史

 

 

2016年,泡泡瑪特團隊發現潮玩是一個很好的品類,公司總裁王寧就簽約了香港玩具設計師王信明的代表作品——Molly。此后,公司就以盲盒的形式推出產品。此后兩年,銷售數據一路攀升,公司憑此在2017年掛牌新三板。2018年上半年,其實現營收1.61億元,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2109.85萬元。大部分玩家所期待的玩具,都來自泡泡瑪特,這讓其成為了盲盒市場的頭部公司。

 

閑魚平臺官方數據顯示,盲盒交易已經是一個千萬級的市場。過去一年,閑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,每月發布閑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%。

 

 

從連虧三年到年賺4億

 

 

其實,這并不是泡泡瑪特第一次沖擊資本市場。2017年,它曾登陸新三板。那時,它還沒有展現出超強的吸金能力,截至2016年,泡泡瑪特曾連續3年虧損。

 

 

數據顯示,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1-5月,其營收分別為1703.21萬元、4537.53萬元、2942.61萬元;凈利潤分別為-277.29萬元、-1598.04萬元、-2483.53萬元。

 

后來,得益于Molly和Pucky兩大IP,同時大力擴張線下門店數量,新增機器人商店及展會兩大業務線,泡泡瑪特才扭虧為盈并順利上市。2019年4月,因考慮成本問題,泡泡瑪特退市。

 

退市后,泡泡瑪特的表現十分驚人。

 

2017年-2019年,泡泡瑪特營收分別為1.58億元、5.14億元、16.83億元,2018和2019年的營收增幅分別為225.4%、227.2%,連續兩年保持高速增長。

 

2017年-2019年,公司凈利潤分別為156萬元、9952萬元、4.51億元,業績實現了爆發式增長。毛利率亦提升明顯,從2017年的47.6%增至2019年的64.8%。

 

 

爆款IP Molly

 

 

Molly系列,雛形是一個藍眼睛黃頭發、噘著嘴的小女孩形象。

 

招股書顯示,截至2020年6月30日,其運營有93個IP,包括12個自有IP、25個獨家IP及56個非獨家IP。在自有IP方面,包括其收購的代表性IP,如Molly及Dimoo,這些IP隨著原創藝術家不斷完善并創作新版本而不斷發展;以及其內部設計團隊開發的IP,如Yuki及BOBO&COCO。此外,其獨家IP包括PUCKY、The Monsters及SATYR RORY,由與其合作的藝術家創作。非獨家IP則包括米奇老鼠、Despicable Me及Hello Kitty等。

 

 

2017年至2019年,基于Molly形象的泡泡瑪特品牌產品的銷售額,分別占泡泡瑪特品牌產品總收入的約89.4%、62.9%、32.9%。

 

 

不過,從今年上半年來看,Molly形象的泡泡瑪特品牌產品的銷售額占整體比重已經有所下降,為16.3%。可以看出王寧在有意減少泡泡瑪特對Molly的依賴,萬物皆有周期,IP也是如此,Molly也會有過氣的一天,過度依賴單一產品,風險極大。

 

 

迎頭趕上的Pucky系列

 

 

泡泡瑪特旗下已經有4個IP的累計營收超過了一億元,分別是Molly、Pucky、Dimoo、The Monsters,特別是獨家IP Pucky系列,這一產品線在2017年時在總營收中占比僅有3.1%,但在2019年已經飛速增長到了35.4%,若延續這一增速在2020年即可超越自有IP成為公司第一大營收支柱。

 

 

 

高速發展的潮玩賽道

 

 

來自弗若斯特沙利文的報告顯示,中國潮流玩具零售的市場規模由2015年的63億元增加至2019年的207億元,復合年增長率達到34.6%。同時,受中國潮玩的受歡迎程度不斷上升所推動,這一市場規模預期將于2024年達到763億元。

 

 

 

線上線下渠道多點布局

 

 

泡泡瑪特目前有零售店、線上渠道(天貓旗艦店、泡泡抽盒機、葩趣及其他中國主流電商)、機器人商店、展會、批發五大銷售渠道。

 

 

潮玩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低存量高增量的市場,線上渠道也是每家品牌的必爭之地。近三年,泡泡瑪特的線上渠道收入占比亦逐漸提升,從2017年的9.4%增長至2019年的32%。在2019年,天貓旗艦店產生的收益為2.51億元,微信小程序泡泡抽盒機從2018年9月推出以來,從2018年的2300萬收入增長至2019年的2.71億元。

 

 

此外,泡泡瑪特披露了目前已有320萬名注冊會員(線上+線下)。2019年,泡泡瑪特注冊會員的整體重復購買率達58%,微信公眾號擁有200萬名粉絲。

 

 

夫妻店經營

 

 

泡泡瑪特是一家夫妻店,副總裁楊濤為創始人兼董事長王寧的配偶。招股書顯示,王寧持股56.33%。其管理層也非常年輕,人均年齡32歲左右。

 

 

成立10年,完成9輪融資

 

不僅業績亮眼,泡泡瑪特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也足夠優秀。

 

成立10年來,泡泡瑪特完成了9輪融資。今年4月,泡泡瑪特剛完成Pre-IPO輪融資,金額超過1億美元。

 

 

 

關于估值

 

 

按照泡泡瑪特Pre-IPO最新估值70億美元,對照之前的估值30億美元直接翻倍,按照4.5億利潤計算,靜態PE120倍,潮玩公司能到這個PE確實很貴,支撐它估值的已經不是業績而是夢想。但我相信,即使估值這么貴,但是憑借公司優良的質地,和廣闊的賽道,大家的身體還是會很誠實,搶爆孖展,讓我們見證農夫山泉之后又一個盛宴吧。

 

 

最后,可能還是會有很多人不理解為什么這門生意會這么火,為什么Z世代會這么熱衷于這些塑料玩具,我想說,“你可以不理解、不喜歡,但你至少要包容”。

 

 

“人生的意義在于某一瞬間”

 

 


以上內容由 WWW.AiPO.ORG 自動生成,不作為交易依據,更多詳情請進入AiPO數據網或下載捷利交易寶App查看。

相關標籤:   AiPO數據網

本網站所刊發、轉載的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其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請在轉載有關文章時務必尊重該文章的著作權,保留本網注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
網站支持 aipo@tradego8.com 業務聯繫 vincent.zhuang@tradego8.com AiPO數據網  版權所有,未經同意不得轉載